您的位置: 潮州信息港 > 旅游

西窗红妆时代小说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4 04:56:51

绪言:这只是一个尚未发生或者可能发生的故事,因而很荒诞。读后或许有人会笑。朋友,如果你的笑声里能有几分沉重,几分感慨,这就是对我的鼓励和支持,我会感到莫大的欣慰。   一   二零二五年某月某日的夜晚,某地电视台节目主持人温柔小娴,身穿红色上装,眼波流动,表情活跃,用圆润清脆的声音报道国内的大好形势和国际上的一些焦点新闻。之后,花卉商陈影浓艳登场,她扭动着妙曼的身姿,说话中还略带点儿嗲腔,她说,“日前,我国出现了一种奇异的花,这花,花朵硕大,颜色各异,神韵非凡,花期很长,享有常开不败之誉。据专家称,此花为当代新生物种,由于气候原因,它应运而生,唯我国独有。此花的学术命名叫霸王花。它不是木本也不是草本,是木本和草本的复合体,它的习性与加拿大的一枝黄花十分类似——霸悍无比,它会与其它植物争抢空间,争抢养分,争抢阳光和雨露,有吞噬一切的气势。花香浓郁有微毒,茎有刺。请市民不要惊慌,只要不过分亲呢它,减少零距离地接触,此花就没有任何危害。它鲜艳夺目,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,是选作盆景的选择……”   看完这则报道后,他陡然想到妻子近日买回的一盆霸王花,这花就摆放在二楼的阳台上。他啪地一声关了电源,开门走到二楼阳台。从窗户透出的光亮中,仍能看清阳台上的一些花花草草。几朵如碗口大的霸王花在尽情怒放,色如血,艳如霞,有精显神,神采飞扬。尔后,他挪步,把身体紧挨在阳台的栏杆上。他双手扶着拦杆。风撩动着他的头发。他抬头看了看如洗的碧空——繁星点点,银河系好一派盛世繁荣!一弯残月挂在天边,月亮微弱,微弱得就像一个病人,在一边孤独地呻吟着。他一声叹息,唉!这叹息的能量大得出奇:一颗星星划出了一道弧线,艾怨地在他叹息中陨落。他触景生情,眼中挂着泪珠,泪水如月光一样的清冷。   他是A国公民,姓名的中文译音是:倪窦章。   A在二十六个英文字母中排列首位,顾名思义,A国无疑是世界上牛的国家。的确,A国现已取代了坚利美合众国,在联合国中排行老大。以前经济发达又喜欢捣蛋的倭寇、东岛、弹丸、松下、犬养等国家主动向A国靠拢,俯首称臣。这么说吧,他们一切看A国的脸色行事,A国说猫,他们会众说一词:是猫;A国说是狗,他们会齐声说道:是狗!总之,他们的头上都被A国安上了电脑。按理说,作为一名A国的公民应该是光荣的,是自豪的,倪窦章这么叹气是不应该的。A国是一个法治的国家,政治清明,经济发达,边境安宁,社会保障体系坚硬无忧,就连空气里都散发着一股民主的清香。这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?   难道倪窦章身在福中不知福,是无端叹息?   “哎哟——哎哟——嘬嘬嘬,哎哟——”从隔壁房间里突然传来妻子花丽容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。倪窦章刹那间就如一团燃烧的火。他双眉紧锁,弯弯的嘴角弯出了不屑的线条,出奇的是,一张脸却冷得个北冰洋。   妻子原来不是这种叫唤。以前她叫得保守,叫得谨慎,叫得压抑,兴奋时顶多哼叽几声,一张变了形的脸,说是痛苦又不是痛苦,说是快乐,脸上却又明确无误地写上了一堆的痛苦不堪,嘴还那么奇怪地咧着。记得新婚之夜,他看着她妙曼玲珑的玉体,一双眼睛就如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让他惊讶的是,花丽容的身体上如有满天星斗,白亮白亮的,皮肉嫩得吹弹欲破……他看着,看着,突然看得火冒三丈。上演“生命大和谐”不久,就听到妻子花丽容在哼叽着,哼得似低声的哭泣。他一骨碌从这壮丽的山河之上滚了下来,惊恐地问道,你哭什么,哭什么?嘴里嗫嚅着,没意思,没意思,我又不是强迫你。花丽容一把抱住他,大着舌头,嗲声地说,我哪是哭哟……她的嗲腔拖得很细很柔,拖得很像黄梅调。一度,他迷上了这种声音,他认为妻子的哼叽声,就如一首动听的歌,销魂的曲,就如一曲“绿岛之夜”。他常在心里狠命地表扬着妻子,好听,真他妈的好听!可是,近年来妻子的叫声变了,变得不仅仅是夸张的问题,她的叫声是凶蛮霸悍,还有一种目空一切的放肆、流氓的浪。   他捂着鼻子,仿佛妻子的叫声中有一股臊味。他想,花丽容变了,彻底地变了,她由一个闷骚型的女人变成了一个豪骚型的女人,真是骚不可闻!他在心里狠命地骂了句,骚货!   “哎哟——哎哟——”花丽容的叫声再度响起,叫得是地动山摇,有气吞山河之势。倪窦章双手放开鼻子,又捂着耳朵。可是这声音还是不依不饶,隐隐约约地钻进了他的耳朵里。倏尔,这叫声小得又像哼叽声,而这哼叽声一下子又唤醒了他身体上多余的东西。  多余吗?真多余。他多余的东西仅成了摆设。   A国什么都好,就是缺女人。当然以前不缺,缺女人就是近几年的事。一些国家为了与A国加强合作关系,为A国出口了大量女人。A国慷慨地把大量的高科技产品回报他国,而后把这些进口的女人高价出售。价格分三六九等,有的卖出的价格是亿元以上。物以稀为贵,哪怕女人长得像头老母猪,价格也在几千万元以上。当然,不是A国故意抬高进口女人的价格来提高GDP,因为A国是个人口大国,进口的女人在市场上是供不应求。俗话说,“天生我也必有我妻”,男人需要女人,就如人需要吃饭一样的重要。为了解决供求矛盾,有专家曾提过这方面的建议,把进口的女人统统送到“红灯区”去解决大众的需要。然而A国是一个文明的国家,严令禁止卖淫嫖娼,红灯区没有,娼妓绝迹;再者,这样做必然会引起出口国和A国的关系而断了这种稀缺珍贵的资源。这样一来,一些男人们就惨了,长着满头的黑发当上了和尚,有用之物也就不再有用了,成了多余的累赘。A国地大物博,人口众多。目前,盗窃、抢窃案的发案率几乎为零,可是情杀奸杀的发案率一直居高不下,据专家猜测,在相当一段时期内,此类案件仍呈上升趋势,它会严重地危害社会秩序。事实证明,这并非危言耸听,目前,许多女人出门都要女扮男装。A国为了解决这一尖锐的社会治安问题,外交部、商业部的官员全体出动,奔走于世界各国挖宝。倭寇、东岛、弹丸、松下、犬养等国家倾其所有,甚至把皇太妃和太子妃这样的奇珍异宝都出口A国。然而,仍是杯水车薪,满足不了人口快要爆炸的A国需求。有人指出,要想彻底解决男女平衡问题,必须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。但这一建议被A国高层否定。A国是一个极度文明的国家,一贯主张不以强凌弱,不称霸世界,在维护世界和平中要起到领头羊的作用,要让A国这面鲜艳的旗帜,在世界的之上永远飘扬。   唉,这么好的一个国度,因缺女人而让一些女人担心害怕,生活在恐惧之中,让一些男人苦不堪言。  公民倪窦章,有妻花丽容,应是一个很幸运的公民,幸福的人儿!幸福吗?倪窦章在心里曾千百次地质问自己。他想,就是妻子那一声声该死的浪叫,叫破了他幸福的梦。   倪窦章于阳台上,听到妻子一声又一声的浪叫,便能准确无误地判断出她是在和“小三”玩“生命大和谐”。这叫声如刀如剑,又如密密匝匝的钢针,全部准确无误地扎到了他的心窝里,那痛苦的感觉只有他自己知道,欲说还休,无以言表。   A国的一些官员和大款管妻子以外的女人叫小二、小三。社会在发展,一些女人们赶着时髦,也把丈夫以外的男人叫小二、小三。而官员和大款是偷着养,藏着养,一些女人则是公开养。她们认为,公开养小二小三,是潮流的使然,是形势发展的需要,是红妆时代女性的超级时尚。当然,她们的这一观点毫无正确性,是托词,是借口,是粉饰自己!好在追求这种时尚的女人,比例不是很大,不然整个国家就会乱套。自古至今,意识潮流,思想前卫的人往往只是一部分,如果个个这样,那么人人都是思想家。   倪窦章认为,应当把这样的女人押上法庭审判。   A国的《婚姻法》,规定一夫一妻,并没有一女多夫之说,也就是说,一女多夫是违反《婚姻法》的,但一些女人公然与《婚姻法》叫板,她们据理力争:一些官员和大款养小二和小三,是在资源奇缺的情况下多吃多占,是严重犯罪,为什么至今无人问津?难道我们养小二小三就违法了?按理说,我们还是在为社会作贡献。真的要处理,就先处理他们。   哼哼,男权世界已走向萧条,我们伟大的A国迎来了世界上个真正的红妆时代!这是许多时尚女性的心声。   倪窦章在想:大款养女人,我认为是天经地义,因为有钱便是爷!而官员养女人这的确是个问题,按理说,A国这么文明的国家是不容许官员这么做的,可是当今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办法杜绝官员的这一嗜好。那就换一种思维,如果我倪窦章做官当大款就不养女人吗?问号。知道吧?世界上有个伟大的中国,他们古代有个圣人叫孔子,孔圣人这么说,“食色性也”。圣人都这么说,俗人还能怎么说?   倪窦章深深地叹了口气——唉,奈何世间太妖娆!   星星,心心相印,互解风情地眨动着眼睛,一弯残月仍孤独地挂在天边。风大了,呼呼地刮着。霸王花迎风摆动,妩媚动人!旁边的植物在它的面前,显得全无精神,真是“六宫粉黛尽失颜色”。高大魁梧的倪窦章,在这霸王花的面前,仿佛也变得低矮和猥琐了。   二   主卧室内:一张黄色的沙发床,宽大得让人产生联想:这不但可以睡觉,还可以跑马;床单印有纵条彩色花纹,有黄白蓝绿四色相间;床头的背景墙是大红色,气氛热烈,会让人想到“激情燃烧的岁月”;床头的上方挂了一幅板画,画面上是一朵硕大粉红的莲花,此地此画此情此景,别有意味,有“映日荷花别样红”的意境;一张乳白色的条桌上有一瓶女儿红,两只高脚玻璃杯整齐地排列于酒瓶的一旁,既有品位又很浪漫……   柔和的灯光下,两个人在喘着粗气,好像是跑完了几千米的长跑,累得虚脱了,仔细一看,又像两条刚从水中蹦上来的鱼,浑身湿漉漉的,嘴,不停地张着。一床黄色的缎子被褥,凌乱地堆于一边,已被搓成了麻花条,床单皱巴巴地被压在两人的身体之下。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腥味。   过了一会儿,他把头蹭到了她的怀里。精神不足的乳房蹦哒了两下,便又无可奈何地耷拉着。她想,岁月不饶人啊,我必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!目前“三高”报警,一对乳房也在开始下坡。   他的身材高挑细长,花丽容曾戏说他芳龄二十八。他眯着眼睛,细长的身体弯得很像一张弓,而又很恰当地弯在她的怀中,一脸满足、甜蜜和温顺的样子,很像一只乖巧的猫。   花丽容推了推开心果,“馋猫,贪吃贪睡,吃了就睡,醒醒,陪老娘说会话儿。”   开心果,是花丽容的小三。小二叫鸡精。这两个名字都是花丽容给取的,鸡精是调味品,是味精系列的一种,开心果是逗乐的意思。小二和小三的真名叫什么?不知道,无从考究。取名字时,花丽容一拍天才的肥臀,津津乐道,“这名字好!不许改了,知道啵?这就跟不能推翻领导的决定是一样的道理。想想,是不是这个理?”   开心果揉了一把眼睛,心里极不情愿,而嘴却如脱离开了大脑的行政管辖一样:“好,姐你说,”开心果再次揉了一把眼睛,“姐,你说什么我就跟着你说什么,你说山我不说河,我踩着你思想的脚印上山下河。”   花丽容一阵狂笑,笑得一身赘肉狼奔豕突,“你个小三,嘴真甜,就会哄你老娘开心。”转而,她在想,不踩着我思想的脚印走路行吗?我说东,如果你说西,这就是杂音,说大点,这是意识形态上的分歧,是立场和路线的问题。这个家是我的,你们工作的钱也要如数交到我的手上,我的床,我叫谁上谁就上,叫谁下,谁就得滚。人财物,老娘三权在握,老娘的手,就是铁打的江山!她一阵高兴,“哈哈哈,不过,老娘喜欢你的甜言蜜语,表扬!但必须是说真心话,如果说假话,阳奉阴为,当心老娘一脚把你给踹了,叫你立马下课待岗。”  “真的!说的是真话,我向联合国保证,如有半句假话,天打雷劈。姐,是你让我尝到了当男人的滋味,不然,我到这个世界上是白来一趟。我感恩、爱你都来不及,我怎么会跟你说假话呢?”开心果说得极其诚垦,脸上找不出半点的摇摆不定。   “爱我什么?”   “姐漂亮,身上有股仙气!”   漂亮?花丽容在心里哼了一声,而后反复质问自己,我漂亮吗?她是一个理性的人,对自己有一个正确的定位。她认为,而今,她与众多女人相比,只有一个勉强及格。她不满意自己的是,腰粗如桶,没有柔美流畅的线条,走起路来,一身肥肉汹涌澎湃,一笑,眼睛眯成了弯弯的缝,两条秃眉呈八字形。她清楚得很,说她漂亮,这是开心果在逗她乐。什么是阳奉阳违?这就是!但转念一想,而今男多女少,资源奇缺,女人在男人眼里,哪怕是头老母猪也是鸭蛋脸,樱桃嘴,双眼皮。 共 1057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

前列腺结石
昆明治疗癫痫医院
云南专业癫痫病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