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潮州信息港 > 旅游

穿越1862 百八十九章 打进浩罕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3:09:24

穿越1862 百八十九章 打进浩罕

同治八年六月初十。

京师正阳门东的兵部街,由南口来了一骑快马,听那辔铃叮当响,纵马京城毫无缓意,便知道是外省的折差到了。果然,那骑快马越过兵部衙门,直奔各省驻京提塘官的公所,也不知道惊醒了多少正在午睡正酣的人。

到了门前,马背上骑手猛的把马一勒,唏律律一声长嘶,马上那人跳落下来,两脚占地的瞬间,腿筋一软整人差点滚到地上去。来人挣扎着直起身,踉踉跄跄走了两步,还未踏进门槛,一歪身又要倒了下去。双腿真的是无力了!

公所里的人认得他,是西北来的折差,姓何,还是个把总的小官。

一看这样酷烈的天气,长途奔驰,人已瘫倒,大家七手八脚把他抬了进去,一面撬开牙关送了半碗凉水进肚,一面把折包从他的汗水湿透了的背上解下来。

新疆甘陕三省的提塘官拆开包裹,照例看了一看勘合文簿,然后顺手一揭,看到油纸包外的传票,不由得大吃一惊。传票上盖着陕甘总督的大印,写明是陕甘总督杨岳斌会衔由西安拜发。

这是怎么回事?总督甘陕军事的是多隆阿啊,杨岳斌虽是堂堂总督大人,也只是随在多隆阿手下打打下手。

近年来甘陕的紧急公文全出自多隆阿之手!

文簿上面的日期是六月初六,用核桃大的字特别批明:“六百里加紧飞奏。”

提塘官惊呼失声,喊道:“莫不是多帅出事了?”

这一喊后,提塘官顾不得别省围过来询问的提塘官,就匆匆穿戴整齐。出门上马。往西而去。照规矩,紧急军报要递外奏事处,转内奏事处,径上御前。这样层层转折,奏折到宫内两宫太后手中的时候已经临到黄昏了。

“多隆阿率军攻甘肃肃州。击鼓督阵,大军强攻,己为鸟枪所中,属军群情激愤,拼死力战,二日克敌。斩贼首马文禄、马化龙、白彦虎三人,贼将数十,暴军万多,肃州城夷平……”

慈安太后立念了一声阿弥陀佛,多隆阿是满人里绝顶的重臣名将。他的一条命从大局上来将,比十个肃州城都重要。

慈禧太后更是忧虑。肃州铲平,虽然意味着为祸西北七年的暴军,一个根据地的丢失,就像没了天京的长毛余孽,再也无力掀起大的风浪了。但是多隆阿的重伤也让满汉之间兵权脆弱的平衡再度被打破。

多隆阿若只是重伤还好,朝廷有的时间给他将养。但要是人死了,北地。尤其是直隶三省的兵权,满人中还有哪个来跟血海里趟出来的湘淮军将领争?

是都兴阿还是穆图善?

多隆阿六年苦战带出来的那支百战雄师,会像顺服多隆阿一样。完全尊崇都兴阿和穆图善吗?

慈禧心中有种四年前的感觉,有种僧王罹难的消息传来时的懵然!

……

六月初八。就在多隆阿重伤的消息传到北京两天前。中亚浩罕汗国――安集延城。

天气阴沉,难得的稀稀拉拉落着小雨。对于平日炎热干燥的夏季中亚地区,今天是难得的一个好天气。可对于安集延城下对峙着的两支军队来说,这雨下的实在不是个时候。

黑色的秦军旗帜飘扬在安集延城头。不会看错,刘暹打进浩罕了。

在他诱使阿古柏自动上套的第三天。喀什新城就投降了。阿古柏次子哈克.胡里伯克苟且活命,没有从容一死的气魄。而福尔赛依特.萨伊甫和安德烈.波切利斯基所带的英俄两国代表团。合计五十余人,就全部进了刘暹的俘虏营。

接着刘暹在喀什新城大肆犒赏军中士兵。并且传诏阿克苏、乌什、库车、喀喇沙尔四地,命令四地的叛军主动投降。可暗地里,却以全部换装后的董福祥部为骨干,配以两个中队的秦军步兵、一部炮兵,和阿布都力大队,再由叶尔羌等地的义民武装附属,合计有小四千人,疾速进袭安集延。

浩罕汗国竟然敢援兵阿古柏,真的是让刘暹忍无可忍。不给他们一个沉痛的教训,让中亚各国各族惊醒一些,大清国,或说是中国,在这一片土地上两千年来竖立下声名就全完了。

进军的路上,在葱岭区域内的山地高岭间,董福祥不时的能看到倒毙的浩罕军士兵遗体。已经完全腐臭的尸体见证了浩罕败兵一路逃回中亚的艰辛旅程。

没有了军需粮食,沿途又极少有土族人生活,浩罕军的骑兵还好,那些步兵就真的只有饿毙的份儿了。

终逃回浩罕的败兵究竟有多少人,董福祥说不清楚。但一路上他看到的浩罕士兵尸体,饿死的,杀死的,足足有千具之多。

安集延是浩罕有数的大城市之一。但是这里守卫并不众多。因为安集延靠近中国,比浩罕汗国的都城浩罕城距离沙俄和布哈拉汗国的距离还要近。

在浩罕汗国如今这幅落魄模样下,不管谁当政,都没那个多余兵力将之部署在这里。所以在董福祥领着兵马杀到安集延的时候,偌大的一座城池就像一个衣衫半解的贵妇人,毫无抵抗力的被董福祥硬生!

胡文光从一处隐蔽的观察哨所里悄悄探出头来,用望远镜监视着对面浩罕军的阵地。其实他大可不必如此小心,浩罕军士兵大多装备的燧发枪距离稍远点就根本打不准。不过胡文光还是非常谨慎――战场上面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

穿越1862  百八十九章 打进浩罕

,谁知道对面会不会赶巧就有拿着米尼式步枪的浩罕兵呢?他可不想稀里糊涂挨一颗流弹,死翘翘。

现今的火枪子弹的个头都不小,挨上一颗就算不死也要丢掉半条命去,即使是胳膊大腿这类非致命处,中了枪以后也多半是骨折,谁哪有那么好的命,子弹都从肉里穿?

以现在的医疗水平,截肢是治疗枪伤的一大利器。这几天随军的医生已经多次作过这样的手术了。胡文光大好人生还长着呢,可不想成为那些倒霉蛋中的一员。

对面的浩罕军肯定也作类似的举动,不过对方表现得加小心翼翼,以至于胡文光通过望远镜都很难找到一个活动目标。

虽说如此小心谨慎,对方乃是真正被逼出来的!米尼式步枪的射程与精度绝非浩罕军手中的燧发火枪所能比。那些没有经历过狙击战的浩罕军士兵,这短短几天内就非常精确的探明了米尼式步枪的有效射程。他们可是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――完全用军官和观察哨士兵的生命一点一点了解了对手的有效射程。

“这帮兔崽子学得倒挺快,现在都不穿的花里胡哨了。”

随在胡文光身边的几名新入狙击部队的士兵都举枪四下张望,试图寻找一两个可供他们练手的目标,可惜却未曾如愿。他们的任务是在胡文光观察敌情的时候保护其安全,但如果有机会的话,发挥一下自己狙击手的本职工作也不是不可以。只是浩罕军如今已经聪明了许多,到前线的军官再也不打扮的如他们原先那种非常显眼的样子了。现狙击部队的狙击手们已经很难再轻轻松松找到新目标了。

――自从一开始的那次大打出手后,浩罕军企图速战速决的愿望是彻底破灭,双方就陷入了胶着状态。

董福祥手下兵力不多,一边要弹压城内的浩罕人,另一边要防守整个城池,可用来进攻的兵力并不多。更重要的是,小四千人的士兵里,真正能来打硬仗的只有寥寥的一些。

董军中一半人都不占到,阿布都力的步兵大队一样是不咋地,叶尔羌等地的义民武装就更不用多少了。这些部队若团聚在秦军身边,那威力相当不俗,可要是没有了核心战斗力站台,要他们自己攻杀战,野战能力着实堪忧。

也正是因为这,董福祥之前一战中始终固守安集延不出,靠着城墙防护,利用步枪优势,轻易地收割了浩罕军上千条性命。

眼下所谓的胶着状态,只是董福祥无力进攻,浩罕军不想强攻。

他们招惹来清军,原因可全是英俄的怂恿。现在清军的报复来了,英俄必须给一个说法,给一个交代。

而且浩罕这边也清楚,援军大败了,清军追着屁股杀到了安集延,可以预见的――喀什新城肯定是完蛋了。也就是说英俄两边的人至少有一些落进了清军手中。以英俄两国的蛮横霸道,这真的是必须讨要的。如此,浩罕真正收复安集延的时机,不是现在,而是要等英俄的插手。

眼下浩罕一方是多方筹措部队,汇聚到安集延。两边彼此互派小股部队不断的侦查,渗透,骚扰,以及冷枪冷炮……总之就是一直保持着绞杀状态。可不是大家各自守着己方营地一动不动,安分守己。

前日,浩罕军仗着人多势众,并且熟悉当地的地形,一度派出兵力绕到安集延城周边各处,要从城防的的薄弱点突袭切入。但董福祥那头不死守城墙,而是有针对性的将对手放进来一部分,然后群枪、手榴弹击毙。对于有了米尼式步枪和手榴弹等热兵器的董军来说,消灭对手他们从来不需要跟对方拼人数和体力。无论对方有多少人,只要是适合的地形,子弹手榴弹面前,下场都是一样。

连续两次被打的全军覆没之后,浩罕军再也不玩这种把戏了。未完待续

绵阳什么医院治牛皮癣
绵阳治疗牛皮癣费用
绵阳治疗牛皮癣医院
绵阳治牛皮鲜好的医院
绵阳好的性病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