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潮州信息港 > 时尚

青春小说夜色撩人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07:50:04

下班了,江敏收拾干净办公桌上的文件,正准备回家。  电话铃响了,她拿起电话:“喂,你好!我是江敏。”  “江敏,我是雅妃,晚上有安排吗?我们去西江月吧?好久大家没聚在一起了。今天是周末,我正好有时间请请你们。”  “既然你请客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  “那好,晚上六点西江月见。”  “好的,再见!”江敏放下电话,看了看时间还剩一个多小时。  她拿起电话给男友顾垒打了个电话:“顾垒,晚上六点雅妃请客一起去吧?”  “对不起小敏,今晚我有应酬,要和老板一起出去不能推辞。改天吧!我做东,好吗?”  “那好吧!再见。”江敏不情愿地放下电话,脸上有种无奈的表情。  顾垒是她读硕士研究生认识的同学,两个人都是夏钟海教授的得意门生,成绩都很。在夏教授的撮合下,两个人开始走到了一起。  毕业后,他们都在同一个城市找到了合适的工作,在不同的岗位上发挥着自身的聪明才智。但两个人都没有谈及婚嫁,他们把全部精力和心思都用在了工作上,并且双双同意先立业后成家。  江敏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,有智慧,有头脑,深得上司的赏识。二十八岁的她正值人生好年华,是工作不知疲倦,精力充沛的时候。虽然不是太漂亮,但也是眉清目秀,属于越看越好看的那种。弯弯的柳叶眉下,一双单眼皮大眼睛,皮肤细腻略有点苍白。她个性突出,从不羡慕别人,做事我行我素。  顾垒除了有丰富的内涵外,外表实在是平凡的很。走在大街上,不会有哪个女人对他回头多看一眼,这点江敏深感安全。尽管他不太会关心疼爱人,但憨厚的个性,正直坦率,再加上自幼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,使他具有一种人格的魅力,这一点是征服江敏的重要法宝。他头脑没有江敏那样敏捷,但却很用心很执着。他们俩在一起是典型的互补型,夏教授说他们俩太般配了,郎才女貌,刚柔合一。  江敏走出写字楼,来到地下停车厂,打开自己的车门,把车开出停车场。  她先开车回到家里,脱掉了制服换了身衣服,走进洗手间洗了洗脸,在脸上轻描淡写稍微修饰了一下,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满意地笑笑,她看了看时间,然后驱车赶到西江月酒楼。  当她到达的时候,人已经齐了,都是她的大学同学。她的靓丽风彩吸引着大家的视线,一桌人为之沸腾了。  席间大家推杯换盏,热闹非凡。江敏本来就不胜酒量,又因为顾垒没来心情有点不快,贪杯有点多了。她喝得晕乎乎的,仿佛自己飘然若仙,精神也有些恍惚,但她觉得自己意识还没乱,于是拒绝了朋友的相送,自己开车回家了。  夜色阑珊,灯火通明,夜晚的霓虹灯格外柔美,给人无限的遐想空间。江敏开着车,想着和顾垒在一起的情景,突然脑子一热,情绪有点激动。她加大了油门,车飞驰电掣般地驶过人行横道。一阵凉风吹过,她似乎清醒了很多,急忙减速,这时,人行横道出现在眼前,当她发现是红灯的时候,急忙刹车,但还是晚了点,车身与路过的一个人影擦肩而过。  她慌忙下车,躬身扶起那人的时候,她傻了眼,这不正是夏钟海教授吗?  “夏教授,你怎么样了?学生江敏对不起你啊!”她大声叫着,有点声嘶力竭。  夏教授还在昏迷中,她急忙将夏教授拖上车,关上车门,向着医院的方向急驶过去。心里默默地祈祷:夏教授你一定不会有事的,你一定不能有事的,你坚持一会啊。  瘦小干枯的夏教授,躺在后座上一点反应也没有,吓得江敏阵阵冷汗。  到了医院,她急忙唤医生护士来帮忙,将夏教授抬到了急诊室。经过了仔细检查,医生告诉江敏,夏教授没有外伤,可能是腰椎出了问题,必须做CT后才能确诊。  各项检查做完后,江敏耐心地守候在夏教授的床前,等待夏教授醒来。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清醒了,并对自己的行为追悔莫及。 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,夏钟海终于醒来了。  当医生告诉她,夏教授以后再也不能站起来了,腰椎粉碎性骨折,已经不能手术了。  江敏两腿发软,瘫坐在椅子上,大脑好一阵子没有了思维。  她从半梦半醒中恢复过来的时候,有种痛不欲生的感觉,真想从这医院的窗户跳下去。可转念一想,即使是跳下去了又能怎么样?能洗清自己撞残夏教授的罪名吗?能挽回夏教授的健康的身体吗?况且夏教授以后生活不能自理,需要有人照顾,她将有着不可推懈的责任。  于是,她重回病房,擦干眼泪,目不转睛地盯着夏教授,希望他快点醒来。  过了一个时辰,夏钟海微微睁开了眼睛,看到坐在床头哭泣的江敏,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。  江敏猛然抬起头,带着满脸的泪痕,强作欢笑地说:“夏教授,你终于醒了?”  夏教授握住她的手,见她哭的这样伤心,爱怜的问:“发生什么事了?我们怎么会在这里?”  江敏眼泪唰地又流下来,两只手紧紧握住夏教授的一只干瘪的老手,痛哭流啼地诉说了事情的经过。然后她擦了擦眼泪,用坚定的目光看着夏教授,斩钉截铁地说:“放心吧!夏教授,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。”  夏钟海眼睛微闭,用微弱的声音说:“我想起来了,昨晚有个应酬,但我并没有喝酒。走到十字路口,因为是绿灯,就径直走了过去。谁知道有辆车飞一样地驶来,闯了红灯。我只听到一声急煞车响,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原来是被你亲密拥抱了一下呀?”  夏教授幽默的话语,使江敏哭的更厉害了。此时她倒希望夏教授能狠狠地痛骂她一顿,批评她一顿,责怪她一顿,这样她心里会好受些。可夏教授却象个慈父一样疼爱怜惜着她,使她更是过意不去。她泣不成声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  “傻丫头,别哭了,发生这样的意外,我们谁都不愿意,但是已经发生了,我们只能面对。我有个请求,请你不要对任何人说出实情,包括我们双方的家人和亲密的人,除我们俩之外就让这件事情成为一个谜吧!你还年轻,以后的路还很长,我不想毁了你的前程。如果有人问,就说我老了得了瘫痪病,以后找个保姆伺候我就行了。”  “不,我要照顾你一辈子。”  “胡说什么?你要工作,要嫁人,怎么能照顾我呢?”  “我白天上班,晚上来照顾你,一辈子不离开你。”  “那顾垒怎么办?”  “不管他了,反正我不会离开你的。”  夏钟海见江敏很固执,很激动,也很难听进话去,便摇了摇头闭目养神了。  过了一会他对江敏说:“你去找医生说说,给我打针止痛药,我腰疼的厉害。”  “好的!”江敏急忙去医办室告诉了医生,待护士打完针后,夏教授安静地睡着了。  看着自己尊敬和爱戴的老师被折磨成这个样子,且是由于自己酒后开车造成了他终身瘫痪,她痛心疾首,觉得她欠夏教授的债一辈子都还不完了。在她脑海里突然盟生了一个念头,让她激动得两颊绯红、心跳加速,有点不能自己。  一个月后,江敏把夏教授接回了家,又从家政公司找了一个中年男保姆来照顾夏钟海的生活。    这天,江敏正要下班回家,顾垒打来电话。  “小敏,我们有一个月没见了,今晚我们去听音乐会吧!周末了,也放松一下。”  “不行,我有事情。”  “有什么事情不能推辞吗?你每次都拒绝我,真的是工作上的事情吗?”  “这段日子工作太忙了,我都有点招架不住了,请你谅解!”小敏撒谎的技术不高,自己先弄了个满脸通红,幸亏顾垒看不到。  “哦!那就算了吧!敏,我很想你。”  “我也想你,只是无奈!太忙了,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实在有限。”  “没关系,等我们结了婚,就永远在一起了。”  “我可没说嫁给你呀!”  “嗯,那是早晚的事,难道你还能跑了不成?”  “未必,别太自信了。”  “那你跑到哪里,我追到哪里,不管是上刀山,还是下火海;也不管是入地狱,还是升天堂。”  “好了,好了,别酸了,我还有事呢,不说了,再见。”听着顾垒的话,江敏感到一阵难过,急忙挂了电话,她呆坐在那里好一阵子没有反映。  江敏想起了和顾垒在一起的时候,有一次他俩去公园游玩,江敏不甚落水,是顾垒拼死相救,才幸免一难。从那以后她就认准了这就是她依靠终身的男人。顾垒是个纯粹的现实主义者,尽管缺乏年轻人的浪漫情调,但却能给江敏带来安全感。顾垒的倔强内敛和江敏的随和直白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,江敏很喜欢顾垒那种永不放弃的劲头,他认准的事情就会执着地去做,而从不言败,有种不到黄河不死心的精神。而江敏则很温顺柔和,两个人性格互补是适合的。  江敏想着顾垒,突然脑子里闪过那夜她急煞车的那一幕:夏教授瘦弱的身躯,和蔼可亲的面孔,还有那双孤独无助的眼神。顿时,她眼睛湿润了,两行眼泪滚了出来。一面是顾垒那白白胖胖、青春洋溢的脸,一面是夏教授那干瘪苍老的脸,反复交替在她眼前,让她没法选择。    夜暮降临,霓虹闪烁,大街小巷都成了灯的海洋。五颜六色的彩灯把城市的夜晚装点得分外美丽。  这时候是有钱人和那些上班族人们欢乐放松的时候,饭店、舞厅、酒吧、咖啡馆都闪动着他们消遣的影子,此时也正是白领丽人显示风彩的时候。白天,她们用聪明的头脑,转辗在办公室高管之间,是男人的左膀右臂,是事业上的精英。夜晚,她们用美丽的容貌,周旋在有钱人之间,被男人们前呼后拥,她们是夜晚绚丽的明星。  而江敏正是这明星中亮丽的一颗。  如今,她再无暇顾及朋友的邀请了,就连老板的盛情她也是能推就推,能拖就拖。她每天开着夏教授的“宝马”上下班,下班后就急匆匆地钻进繁华的街区,拒绝任何人的邀请,令同事们很是纳闷,有人咂舌说她一定是攀上了高枝,傍上了大款,摇身一变身价高了,瞧不起一般人了;也令钟情于她的男人们很失望,平时那个活泼、直率、开朗、大方的江敏哪里去了呢?可没有人真的明白江敏心里的压力和苦衷,只有她一个人默默地承担着,无怨无悔地照顾着夏钟海。    她驱车赶往夏教授的别墅,仿佛这繁华的城市与她无缘了,她觉得自己再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享受灯红酒绿的生活了,那曾经拥有的梦想再也不会属于她了。  江敏开车直奔夏钟海的别墅,把身边的灯红酒绿甩在脑后。她小心翼翼地开着车子,唯恐再有什么不测发生,那样她就真的没有生存的地方了。  夏钟海的别墅位于学院楼附近,这里聚集着这个城市知识权威的名流,在这个飞速发展的现代化城市,充分显示出了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这一伟大真理。这些高级知识分子是这个城市的灵魂,从城市建筑到人文景观,从改革开放到解放思想,从现代化建设到科学发展,处处凝聚着科学家的心血和汗水。夏钟海是学术界有名的权威人士,博士生导师,除去丰厚的工资待遇外,经常做课题、建项目、搞科研,他的钱这辈子也花不完。他有一个儿子,一家人在美国定居,很少有机会回家看望他。老伴去年因突发心肌梗死离他而去,剩下他自己生活,但他并不感到孤单,虽然他年近古稀,但还依然整天茫茫碌碌,自己感觉生活相当充实。  他的宝马车,自从出事后就给江敏开了,由于江敏的过失,使得他后半辈子注定坐轮椅了。但他却从来没有怪罪江敏的意思,只是象慈父一样不停地安慰江敏,给了江敏心灵无限的慰寄,多少减轻了点她的赎罪感。  男保姆见江敏来了,给她打开了大门,她的车子径直开到了后院车库。  这是一个三层楼的别墅,占地大约2000平米,院内种植着各种花草树木,每年有固定的园林师来修剪管理,夏教授平时只要有时间就浇花剪草,把庭院休整的干干净净,一尘不染。他勤快俭朴,衣着打扮和他的身份似乎不相匹配,但认识他的人都很崇拜他,他的德高望重在学术界也是首屈一指的。  由于夏钟海和江敏对外封锁了消息,所以人们并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。夏钟海告诉保姆,如果有人探望就说是突发中风,导致半身不遂。  江敏放好了车,拎着给夏教授买的东西,走进了别墅。  她在客厅脱去了外衣,顺手把买的东西递给了保姆,换上拖鞋,轻轻上楼来到夏钟海的房间。  看见夏教授闭着眼睛,以为是睡着了,她走到窗子跟前,轻轻拉上了窗帘,然后回身倒了杯水,准备夏教授醒来时喝。她深情地看了看夏教授,便静静地坐在椅子上。  夏钟海并没有睡着,他知道江敏进来所做的一切,只是不想睁开眼睛。  见夏教授熟睡,江敏走到他的床边坐下,轻声地对夏钟海说:“夏教授,等你醒来了我告诉你一个我的决定,我决定终身和你生活在一起,照顾你,等你身体好些了我们就去办结婚手续。”  夏钟海猛然睁开眼睛:“不行,你不能这样做,我不答应。”  “你醒了夏教授,我想好了,只有嫁给你才能好好地照顾你,也免得别人说三道四的。”  “你还年轻,你有顾垒,你们有美好的新生活。怎么能嫁给我这个糟老头子呢?”  “不,你不是糟老头子,你是我心中仰慕已久的教授,你是我心中尊敬崇拜的老师。嫁给你我不委屈,年龄算什么,只要我们相爱,只要我能留着身边照顾你,一切就不是问题了。”   共 1055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

查出前列腺钙化怎么治疗成果更佳
黑龙江好的专科医院治男科
云南治癫痫好的研究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