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潮州信息港 > 故事

农民的智商有多高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11:43:00

(一)   稀稀拉拉的麦子在六月热风的吹拂下“吱吱”叹息着。  坐在树荫下的张三对着麦地里机器人似的李四喊道:“歇会儿,凉快一下再割吧,别让日头爷把你晒化啦。”  李四头不回,照样挥舞手中的镰刀向麦拢靠上去。  这时,从远处的村道上驶过来一辆带厢的摩托车。近了,坐在树荫下的人群才看清原来是推销冰糕的。  人群中有人叫道:“冰糕!咋卖?”  青年人骑在摩托车上漫不经心地说:“冰糕不卖,批发的。”  好出风头的张三从人群中窜出来,拦在青年人的车前,气势汹汹地说:“给你钱咋不卖,我们这么多人把你的冰糕全买下,咋样?”  青年人难为情地说:“给人送的,这……”  转眼间你三、他五满满一大厢冰糕便被割麦歇息的人群抢个一干二净。  卖冰糕的青年人数了数手中的钞票,脸上露出一丝不宜察觉的微笑按照原路返回了。  树荫下的人群吃着冰糕,嘴不闲地议论着还在割麦的李四:“歇会儿吃块冰糕,免费的。”   “别再抠门了,割麦机钱都让你给省下啦。”  “麦孬不能怨人,作贱自己是没有出息的。”    (二)  火辣辣的太阳照耀着打麦场上忙碌的人们,有人在发牢骚:“奶奶的,辛苦一年,就打下来这么一点麦子,好在今年没用收割机、脱粒机,用牛拉着石碌碌这么一滚,还没有赔得那么惨。”  有人接过话头:“省下钱给你老婆买卫生巾去吧!老抠门,看你蒜酒底发了不成?”  “哎!冰糕、奶油、瓜子冰糕。”骑摩托车带厢的小伙子在麦场的树荫下刚停稳,麦场上操家伙的汉子们便向树荫下跑过来。  “冰糕咋卖?”有人问道。  “冰棍一角,雪糕二毛,好点的五角。”卖冰糕的小伙子机械地重复着。  有人买了一根冰棍,咬了一口,“扑”吐在地上,骂道:“这么难吃。”  青年人尴尬地站在冰箱前,自嘲地说:“一分价钱一分货,好吃的贵一些。”  “这么热的天,把老子热着咋办。”  “来二块五角的。”人群中有人提议到。  “中,价钱高的就是好吃。”买过的人夸赞着。  于是你三块,他六块,不大一会儿满满一大箱冰糕被人们抢购一空。  青年人带着没人要的冰棍原路返回。    (三)  通往Х乡粮站的公路上,拖拉机、汽车载着粜粮的人们。他们身边放着瘪瘪的粮袋,一个劲地抱怨:今年麦子歉收,没有收割机、脱粒机,原打算省下几个辛苦钱,谁知光冰糕就吃了十几块。”  “哎,种地确实花不来,风调雨顺还可以,遇到春大旱,算去逑,省来省去,还是亏。” 共 92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分居后遗精影响健康吗
昆明好的癫痫医院
云南治癫痫医院哪家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