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潮州信息港 > 军事

千古恨轮回尝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4 01:26:32

我站在云端里看人间,独自忍受相思的煎熬。我想,我该有一千岁了吧?龙薇儿,你经历了几世轮回?当初我们的誓言,依然刻在我心上:让我们永远在一起,相依相偎不分离!龙薇儿,我不该偷吃下长寿丹,我心早已忏悔,我不该…..罢了!徒自空悔无益!我再去人世寻你一番吧!  老子骑着他的板角青牛,急匆匆地去参加西王母的蟠桃宴会。云端里行的正好,忽被冲天而起的一道万丈红尘阻住去路。老子不禁打吃一惊:“谁人这般了得?竟阻得了我座下青牛?与道有缘!与道有缘!待吾助彼一番,让他早得正果!”说罢,便策牛下界,直向那红尘冲天处奔去。  话说老子寻到尘源起处,只见一少年卧睡于一棵柳树下,这少年端是长的俊朗,怎见得?:丹凤眼来卧蚕眉,玲珑鼻梁挺玉面。老子却又吃了一惊:这少年似乎只二十来岁,看他无丝毫仙风道骨之态,怎与我有缘?莫不是找错了人?待要走时,却又觉不妥,便用大智慧眼观之,不觉莞尔一笑:原是于我有天定机缘,难怪能生出这万丈红尘阻我去路。也罢!待我助彼一番早成正果!老子移步至柳下,轻声呼唤那少年:小友快起!小友快起!柳下少年双眼睁开,见一老者立在自己身前,笑吟吟地看着自己,这老者须发皆白,一派仙风道骨之态,正是:笼身氤氲紫气,衣着八卦道袍,五彩华光四射,万千璎珞垂顶,若问老者是谁,道君老子是也。这少年一时看得惊呆,竟说不出一句话来,只把双眼瞪得跟铜铃似的。老子见他如此神色,抚须慈语道:小友,你与老道有缘!我欲助你早成正果,今送你一丹药,名曰长寿,你食此丹便可与天地同寿,生身不死。但切记要在食此丹药后多行善举,待你功德圆满之日,我自来收你为徒,携你去仙界万福之地!说罢,老子便跨青牛而去。  待老子走了半晌,这少年方醒过神来:怪哉!怪哉!好真实的梦!忽觉手中似有一物,伸开手低头一看,一浑圆金黄的丹药正卧于手掌,正是老子赠他的长寿丹。少年正看得入神,猛听的身后:瑜哥,瑜哥的呼喊。“薇妹!”少年心中一喜,忙转身向后,只见一少女从柳树后边跳将出来:“瑜哥,你猜我给你带来了什么?”看着她怀中揣着个盒子兴奋的样子,少年以为又给他带来了好吃的,便猜道:“清蒸鱼头?”少女摇头,少年又道:“哦,是人参鸡汤吧?”少女难过的低下了头伤心地说:“我今天没给你带来清蒸鱼头,也没带人参鸡汤,我只把我自己带来了,想让你带我走”。她抬起头,恳求的眼神里透出执着与坚定:“瑜哥!快带我走吧!”这少年虽吃惊,心里却也满是欢喜:“老爷知道吗?他让你跟我走吗?”“别问了,瑜哥,快带我走!昨天我一回家便被爹爹关了起来,好不容易逃出来,瑜哥,你快带我走吧,不然爹爹追来就跑不掉了!少年一听赶忙说:“走,我们一起远走高飞,到我的家乡江南去!让老爷一辈子也找不到我们!说罢!少年便带少女回到住处打点一切。寻车准备下江南,不在话下。  原来这少女是当地有名大户龙封的女儿,名叫龙薇儿,行年二十有一,生的貌美如花,当地有一文人作诗赞曰:两弯笼烟眉,一挺玲珑鼻,面似温玉白里红,疑是蕊宫仙子下凡尘。正因此与龙家世好的几家大户争相提亲,但这小姐都不答应,只因心中早已有了这个叫昱下瑜的少年。说起这昱下瑜,他本是江南世家昱家之后,只因九岁时死了双亲,家业被叔父霸占不说,更被其赶了出来,不得已到处流浪,直至有一日流浪道龙家的属地上,被外出游玩归家的小姐龙薇儿看到。因见他可怜,就把他带回了家,并央求龙封收养他,龙封疼爱女儿,就收养了昱下瑜,让他做小姐的侍从。想起流浪时衣不遮身食不裹腹的苦日子,昱下瑜自然连口答应。就这样昱下瑜在龙家安顿下来,做了龙薇儿的侍从,至今已有十二个年头了。而这小姐从不拿昱下瑜当下人看待,自只当他是自己的玩伴,每日里带他出去游玩,自己学习时也让他和自己一起学。常言道:日久生情,这两人渐渐有了爱慕之意,双双坠入情网,在爱河里荡漾的一发不可收拾。龙封知道后,怎么也不能容忍这下人做自己的女婿,于是将昱下瑜劝逐出府。  谁知这昱下瑜因着对龙薇儿的痴情,并未离开此地,而是在龙家附近住了下来,设法让龙薇儿知晓自己所在,两人便又可以幽会了。  不巧的很,龙封发现走了昱下瑜后,自己女儿经常带着侍儿外出且一天不回,觉得有些蹊跷,于是趁龙薇儿睡后逼问她的侍女。侍女起先只撒谎说游玩,龙封不信,吓唬她说再不说实话将她狠打一顿逐出府去。侍女当不过,只得道出了小姐外出是和昱下瑜见面的秘密。龙封听后便按捺不住那腾腾烧起的一把无名业火,当下喝下人将龙薇儿的房门锁上。这龙薇儿次日起床,见门外上了锁,知道自己和下瑜的事情被爹爹知道了。便悄悄地收拾了些许首饰之类的物什,使钱买通下人放了自己,逃出来后便寻到昱下瑜央其带自己远走高飞。话说昱下瑜与龙薇儿乘车到了吴楚之乡,便直投了杭州城。到杭州城二人便被其繁华所吸引,见街道两边的路摊上摆的均是新奇玩物,做的满是可口小吃,不禁满心欢喜,将中意的玩物一股脑全买来,又使钱吃了个肚腹浑圆。龙薇儿看看荷袋内的银子已所剩无几了便拉着下瑜满街寻当铺。寻了当铺将从家李带出来的首饰物什哗啦全当了。兑了银子又想起自己和下瑜南下这几日奔波劳累,衣服不曾换洗过,已然发酸了,便寻了衣铺各买了一件华丽衣服。付了钱,将换下来的脏衣服打了包袱塞入马车。二人穿了一身好衣服精神焕发起来,心里倍感舒畅,又想到杭州有个西湖,便商议去西湖玩他个十天半个月,二人商定便奔西湖去了。  到了西湖,二人不禁啧啧有声:果真好地方!他二人年少好奇心重,直将西湖美景看了个底翻天,天色欲黑,才忙着寻了一家客栈住下来。吃过晚饭,二人闲着无聊,心照不宣的商议今后何去何从,却又异口同声道:西湖!二人俱笑。笑罢又谈今后生活,只谈道夜深方睡。  第二天,下瑜便央掌柜的给他们找了一座闲房子。这是掌柜自己在梅岭上建的房子。他领着下瑜和龙薇儿看过房子,二人都很满意:这里虽离西湖远了些,却可以将西湖全景一览无遗。于是当日便搬了进去。将刚到杭州时买的东西和那包脏衣服都堆在墙角。又忙着置办了些家具.炊具.衣物等起居用物。一切收拾妥当,他俩也累的软绵绵的,躺在刚铺好的心床上,朦胧的睡去......  就这样,俩人在梅岭住了下来。没多久两人又在当地人的见证下成了婚。龙薇儿与昱下瑜自小相恋,如今成婚自是欢喜,两人更是在婚礼上郑重其事地许下了‘让我们永远在一起,相依相偎吧分离”誓言。婚后的日子,小两口过的有滋有味。约摸过了一年有余,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。日子更是其乐融融:昱下瑜耕地砍柴,龙薇儿相夫教子,闲暇里养一些小鸡。全家一起晒晒太阳,登山玩水。竟似一对神仙眷侣。就这样又过了些年头。一日,龙薇儿在墙角里发现了几件脏衣服,想起那是几月前搬家时放在这里的。后来竟遗忘了,看看那些衣服尚新,便趁儿子睡觉的空当,拿脏衣服到溪边洗,洗到昱下瑜的旧衣服时从衣袋里摸出一浑圆金黄的丹药,心道:瑜郎的口袋亮丽怎么有这一样东西?难道他得了什么病?想到此只拿了丹药撇下衣服便回家寻昱下瑜。昱下瑜正在院子里做凳子,见娘子慌慌张张的往家跑,忙放下手中的活,迎着龙薇儿跑去:薇儿发生什么事你这样紧张?昱下瑜拉着龙薇儿的手关心的问。龙薇儿见到昱下瑜,慌张的心稍微踏实了一些:瑜哥!你是不是生了什么病,却瞒着不告诉我?昱下瑜被她这一问问的摸不着头脑,一脸茫然的回答:没有啊,怎么了薇妹?龙薇儿生气的拿出了长寿丹:那这是什么?你生病了应对我说,干嘛背着我?我是你娘子啊!说到这里,龙薇儿不禁伤心的哭了起来。昱下瑜见龙薇儿手中拿的竟是长寿丹心里便有些慌张,又见她因为担心自己哭了起来不由得心里更慌,忙解释道:薇妹,你且听我说,我真的没生病,你不用伤心。龙薇儿止住了哭泣,将信将疑的问:“真的”?“真的!”昱下瑜认真的回答。“那这是什么?我从你衣袋里翻出来的!”龙薇儿又有些生气了。“那是长寿丹!”昱下瑜见状忙解释道:“你还记得你和我下江南那一天吗?这是那日一仙人给我的。他说吃了这丹药后便可以长生不老,生身不死。当时我刚接着丹药,心中尚在怀疑,你便到了,要我带到你走,我便顺手将丹药放入衣袋里了。我们来江南那段时间太紧,就一时忘了丹药的事,后来虽然想起这事情,却忘记把丹药放在哪件衣服的口袋里了,我便也没有去寻找。不想今日被你找出来了。”“是这样便好了!以后有事不准瞒着我!”龙薇儿嗔道“是!谨遵娘子大人的话!”见龙薇儿不生气,昱下瑜心里也欢喜起来。龙薇儿笑着白了昱下瑜一眼,径自往屋里走去。昱下瑜紧跟着龙薇儿也进了屋。  昱下瑜进屋刚坐定就听到龙薇儿说:“瑜哥!你还记得我们在结婚时发过的誓言吗?”“记得!让我们永远在一起,相依相偎不分离!”昱下瑜认真地答道。:“好!瑜哥!”龙薇儿看看床上熟睡地儿子,又看定昱下瑜,认真地说:“我们只求今生不分离就行,这长寿丹于我们没用,不如扔掉,你看如何?”“一切听娘子的!”昱下瑜起身到溪边仍长寿丹去了。  可是昱下瑜及至溪边,却又犹豫了:那日道人对我说我与道有缘,要我吃此丹药,多行善举,好使功德圆满!想到此处,竟有了吃下长寿丹的念头:他说我成仙是天定机缘迟早的事,吃长寿丹只是助我早日成仙而已,不如现在就吃了长寿丹,早日成仙。随便想了这么个烂理由。昱下瑜把长寿丹放入口中,也不喝水一骨碌便吞入了腹中,果然好丹药!吞下丹药不一会儿,昱下瑜便感到有无限的力量在全身上下涌动,精神倍长,灵台一片空明,拔足往家里走,脚下生风,不一会儿便到了家里。  “扔了吗?”龙薇儿看到丈夫回来了问道。  “扔了。”昱下瑜次对龙薇儿撒了谎。  挥手几十年过去了,这几十年里,生活平静如水,昱下瑜和龙薇儿的儿子也长大成人,有了家室。龙薇儿那一头青丝随岁月褪成了白色,如玉的脸也已失去了往日的光泽。但昱下瑜却依旧俊朗如昔。善良的龙薇儿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丈夫偷吃了长寿丹,直到快死的时候才随便的问了一句:“瑜郎!你还没老,但我却......”昱下瑜听出了龙薇儿话中的无奈,心里猛地感到发堵:薇妹,我至爱的人我竟骗了她几十年,我不能再骗她了!想到此,昱下瑜猛地抬起了头,满怀悔意地对龙薇儿说:“娘子,我......对不起你,当初我没把长寿丹扔掉,而是...而是吃了......”龙薇儿怎想到自己信任的人竟然骗了自己几十年,这对她来说无疑是致命地打击:“你.你......”一口气没喘上来便背了过去。“娘子!薇儿!”昱下瑜看着龙薇儿断了气,哭得呼天抢地。他近乎疯狂的摇晃着龙薇儿的身体,怎奈伊人已逝,怀中的她的身体,正在一点一点冰冷。“为什么?......”昱下瑜悲凉的声音响彻诸天。  我按下云端,行在这红尘中,龙薇儿已离开我九百多年了。我不知她生活在哪里。我茫然立于天地间,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大地,我九百年来不曾踏过了,那遥远而又在咫尺的薇儿的柔情,与我脑海中对她的相思相互的缠绕,不停的翻腾,真是剪不断,理还乱!脑海中仍止不住的浮起薇儿死时的凄景:白发在空气里飘荡,迷离的大眼噙满泪水,不知是恨,还是留恋。当日的绝望似乎有回到了我的身上仍记得那日我止不住心中的悲凉,陡发一声狂啸,直惊得群鸟乱飞。继而用呆滞的目光望着薇儿,喃喃自语:“让我们永远在一起,相偎相依不分离.......让我们.....”  本以为靠着道法自然,我修炼的已无情无欲心如止水。怎奈几百年的修行仍不能使我摒除这段相思。问了我师老子九百年这是为什么!他只笑而不答,问他九百年了,他今日才给我指这一条路,要我再涉足红尘寻那几世轮回后的龙薇儿。“师父,我与薇儿分开几百年了,现在我到哪里去找她的转世?”“有缘自得相见”因这简单的回答与对龙薇儿的思念,我便下这红尘之中,朝那薇儿香魂飘散的地方走去......  走遍了大半个杭州城,我也没寻到薇儿的身影。我想到了西湖,我们住过的地方。在断桥边我终于寻到了薇儿——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薇儿,但直觉告诉我她是。的确,她像极了我记忆中的年轻的薇儿,她们的脸庞都是如玉般的洁白无瑕......“薇儿薇儿!我在心里呼唤着这八百年来在心里呼唤了多少次的名字。这女郎伴着一个俊朗的男子。我刚在心里呼唤着薇儿的名字,便见她欢快的脚步迟疑的停了下来:“瑜哥!”我全身一震,心中大喜:薇妹,你知道我是来了!“瑜哥!”薇妹朝着她身边的男子叫道:“我似乎听到有人在叫我!你听!他在叫我:'薇儿!薇儿!很是柔情的叫着.....我的心霎时如死般静寂。”没有啊!薇妹。”被薇妹叫做瑜哥的男子爱怜的抚摸着薇儿的秀发:“我没听到,你是不是听错了?西湖向来是很热闹的!”“没有!瑜哥,我没有听错。”薇妹固执地说,像极了她为我而与父母决裂的样子。“我似乎很熟悉这声音,他似乎曾经是我的人,但我竟把遗忘了!不!我不能忘记他!”薇妹执着的双眼迷离:“但我该去哪里找他啊!我该去那里离找他呢?我该去哪里.......   共 20322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

腹腔镜治疗精索静脉曲张的特点
黑龙江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哪家好
云南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